冷羽天

混的圈略多,脑洞有待挖掘。

【曦澄】游侠

△医生曦X游侠澄

△估计又是什么西幻paro

△可能是脑洞有点大吧,觉得什么都想写

△一句话忘羡

——————————————————————————

           正月初一,本是各家店铺闭门休息在家团聚的日子,却是有那么一家医馆还亮着灯。

           是蓝医师开的云深医馆。

           怎么说呢……正月初一进医馆确实是有那么一丝的不吉利,但是江大侠他也不想这样啊!谁知道他撸的狗是狼人的幼崽啊!!!——分不清狼和狗的江澄如此想着。 

            故事要从江澄江大侠这次下山说起。他本是为了逃脱被自家母亲安排相亲的命运而牵着他那条从小养到大的被他误认为哈士奇的名叫茉莉的狼下山寻找真爱,却迷路闯进了一片森林。

            要说这森林可是狼人的地盘,那茉莉大老远就闻到了同类的味道,狂吠不止,而江澄却不知它狂吠的意图,用一句“叫叫叫就知道叫,叫你个锤子叫,再叫我把你栓外面”怼了回去,茉莉立马安静。于是一人一狼安静如鸡地走入这片森林。

          可谁知他们在一棵大松树底下看到了几只狼崽子,偏偏江澄他是个狼狗不分的狗控,看见这几只崽子直接走不动道了,一幅想去撸崽子的样子。

          茉莉“呜呜”了一声,示意江澄不能乱动这几只崽子,可是它又被江澄瞪了一眼:“边去边去,别妨碍我撸狗。”

          茉莉在心里抹了一把辛酸泪,敢情是它好心好意的提醒在主人心里变成一块超大绊脚石了,这也太惨了吧。它“嗷”了一声,甩着大尾巴走了。“之后发生什么事就不怪我了昂”它这么想着,走得离江澄所处的位置越来越远。

           突然它余光一瞥,看到一丝黑影绕到撸“狗”撸得正爽的江澄身后,心道不好,飞速地赶回去,却还是看到江澄被一只狼人划拉得身上出现三道血痕的样子,它见此模样也化了狼人形态冲过去一把把江澄扛起来,跑出了这只狼人的势力范围,朝离这里最近的村庄跑去,又怕它现在的狼人形态吓到村民,于是它又变成普通的狼,把江澄驮到背上出发了。

              进入村庄后,它一边走一边找着还开着的医馆——正月初一,别说医馆了,店都没开几家,这可真的令狼头疼。

              “也是,现在哪个缺心眼的医生会开店呢……电费挺贵的,没事开着干什么啊……”茉莉想着,打算往回走。却有个系着抹额的白衣公子走了过来,把江澄从茉莉背上抱起来。

           茉莉一双狼眼微眯,打量着这个抱起江澄的白衣公子:“你是医生?”

         “啊?我是啊。你是带着这位公子来包扎伤口的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到我的医馆来吧。”白衣公子抱着江澄走向他的医馆。

            “那是自然。”茉莉应道,快步跟上了那位公子。

           他见那位公子熟练地用镊子夹着蘸着碘酒的棉花为江澄的伤口消毒;用药棉挖出药膏给江澄的伤口敷上一层药;用绷带一丝不苟地在上面缠上一圈又一圈。

             “你家公子是受了什么伤?”那白衣公子问道。

              “说出来怪丢人的,他把狼崽子认成了狗,被那群崽子的亲娘划了几道口子。”茉莉答道。

             “……好丢人。”

             “是吧。简直像个傻子做出来的事。”茉莉甩着尾巴道。

              “前几天有只黑色的火龙带了他的主人过来,说是他主人的戒指拿不出来。”白衣公子笑道。

             “有什么好笑的。”

               “他那主人婚后胖了几斤,当时戴的戒指已经不适合他了。”

             “……”茉莉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唉,愚蠢的人类。这人的经历怎么那么像我主人认识的那个金姓朋友——他前几天写了封有这么个内容的信。”

              “emmmmmm……他叫金光瑶。”

                “……还真是他。世界真小。”

             手术床上的江澄忽然醒了,他猛地坐起来,打量着这周围的一切:“这是哪?”

               “是云深医馆昂。”茉莉答道。

              “???????我养的狗子会说话了????我是在做梦吧,我还是继续睡吧。”江澄小声嘟囔道,又躺了下去。

              过了片刻,江澄又坐起来,依旧不见周身场景有任何变化。

               “公子,你养的,是匹狼。”白衣公子见江澄又醒了,无情地把这个事实说了出来。直击江澄灵魂深处。

               江澄:“????????????????”

              江澄:“Excuse  me??????”

              江澄:“您不觉得这太草了吗????????????”

              江澄正经历这一场头脑风暴:“难道我分不清狼和狗??????”

               “这位公子……您……贵姓啊???”江澄看着自己眼前这个长得挺好看的白衣公子问。

               “免贵,姓蓝。名涣,字曦臣。”

                “我叫江澄……字晚吟。”江澄对蓝曦臣说完,又对着周身的场景打量了一番,“我这是在你的医馆?”

                 “您这不废话嘛您。”茉莉吐槽道。

               “闭嘴你个白眼狼。”

               “江公子,您是被它驮过来的……”蓝曦臣说道。

               “可还行。”江澄揉了揉茉莉的狼头,“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您快点找到能说服您母亲不给你介绍相亲对象的原因再说吧。”茉莉无情地吐槽道。

                 “蓝医师。可否委屈你冒充一下江某人的男友……我就跟我阿娘说我喜欢男人……”

                “江公子,”蓝曦臣严肃地说,“冒充一事是万万不可的。我宁可和你培养个几个月的感情,当你名副实际的男友,也不当那种空有虚名的幌子。”

                  “那……你介意和我搭伙闯荡江湖吗?”江澄挠挠头,“家里实在逼得急,我只能跑出来当个游侠了。”

               “我不介意。我家,在哪都有医馆。总会有地方住的。”

                江澄:“???云深医馆nb”

                 “蓝医师,你可想好了,真的要和我主人——”茉莉皱眉道。

                  “我蓝某人此次前去不仅是和江公子闯荡江湖,更是为了救助天下苍生。”

                 “等正月过后再走吧……这时候走不太方便……”江澄望了一眼外面的烟花,“不知道我爹娘在家里过得如何。”

              “之后路过的时候顺便去看看吧。”蓝曦臣提议道,“令尊令堂估计很着急吧。”

              “唉——”

              正月过后,修养了好一段时间的江大侠和蓝医师牵着一条狼携手过上了闯荡江湖的日子。

                至于云深医馆……则由蓝医师的弟弟接手了。

             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名姓魏的男子追着师弟的脚步走进这家医馆——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聂瑶】为何体育老师会来听英语课

△又名为何你们要一次性虐个五十多条单身狗

△体育老师聂X英语老师瑶

△今天也在为甜甜的恋爱疯狂产粮

△期末后的第一篇文,太久没写文了,还望勿嫌弃辣鸡文笔


      “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子冬有雪,要想读书待明年。”这恐怕是金光瑶班上的学生心照不宣的一句定律。

        “金光瑶老师的课虽然有趣,但是我们到了春天会困啊。”被路过的体育老师聂明玦逮到的上课睡觉的坐在靠窗位置的学生这么说道。

         “胡说。你分明是一年四季都在睡觉。”聂明玦训道。

         “大哥,您这不对啊……我……我同桌也差点睡着啊。”聂怀桑使劲为自己辩护着。

         “你同桌那是记好所有笔记,在下课时间睡的。你看看你,笔记记了吗?!”

           “哦被您那么说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我……我的笔记还没记……我去找我同桌借笔记去抄去。大哥,我就先走了……哈……哈哈哈……”怀桑心虚地笑了几声,先是小小步地往后退,待到离他大哥有足够远的距离时便转身大步地跑回去班里,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他似的,跑得慌慌张张的,期间还差点撞到一个人。

            “金老师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看路。”怀桑匆匆地道了个歉便一溜烟闪入教室中。其速度宛如惊鸟入林。

           “怀桑这是怎么了?”金光瑶问站在办公室门口等他的聂明玦。

           “上课睡觉没抄笔记,现在赶着回去抄他同桌的笔记呢。”

            “上课……睡觉吗……”金光瑶抱着英语书,和聂明玦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我上课没有吸引力吗?”

         “他说你上课虽然有趣是有趣,但是架不住他困。”聂明玦拿起金光瑶手上的那些书,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要不,让你过来听听我的课上得怎么样,再看看怎么办吧?”金光瑶露出了他的标准金氏假笑,“今天下午可以吗?”

         “你说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聂明玦拿起金光瑶桌子上的保温杯,喝了一口。

         “诶那是我的杯子……算了你爱喝就喝吧……”金光瑶依旧假笑。

            “我这不自从上大学那会儿开始就经常用你的保温杯喝水?”聂明玦盖好保温杯的盖子,放回原位,“我现在的保温杯不也是你买的?”

            “是是是,还和这个杯子是情侣款,黑金出cp。”金光瑶盯着时钟上的时间,在心里默默地掐着点,“聂老师,您该去给初中部的孩子们上课了,可快去吧啊。”

         “金老师。”聂明玦走出办公室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身朝金光瑶说道。

           “怎么了?聂老师?”金光瑶坐在桌前收拾着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道。

             “先回去的留灯留门。”聂明玦说道。

               “好的。聂老师再见。”

                 “金老师下午见。”

——————————————————

          下午第二节课,一整个教室的学生,五十多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跟着金光瑶进教室的聂明玦。

          接受到一大群小兔崽子的眼神攻击的老聂瞪了回去:“我是来看我老婆上课的,怎么着?有意见?有意见的下次体育课多跑个三圈给我看看。”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众人齐声回答道。

           “聂老师,先去后面找个位置坐着吧。”金光瑶顶着他那招牌的假笑道。

        聂明玦点点头,走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里坐下,看一眼桌子的桌柜里还有一盒颜料和两个调色盘,一看就是一张饱受宣传委员摧残的桌子。

       想当年金光瑶是宣传委员的时候经常在放学时跑到他那里借桌子借椅子——踩着椅子画画比较容易。

         “聂老师今天是我们的特邀嘉宾,主要负责抓纪律。”金光瑶打开聂明玦昨天晚上给他做的ppt ,开始了今天下午的知识海洋之旅。

         “今天我们来讲讲Unit3的阅读课文。”金光瑶翻开书,对着大家道。

         聂明玦对上金光瑶的眼神,似乎又想起了那课代表经常上课讲题的英语课,几道短语填空下来能让这位小小只的英语课代表当场自闭。不像薛洋这只政治课代表,带读都能开成演唱会,简直就是魔鬼。

        “请坐在最后的特邀嘉宾好好听课。”

          听到此话,聂明玦点了点头,腰板又挺直了几分。

           他们是高中认识的,大学开始谈恋爱,后来一起到同一所中学教书。想来也是天赐良缘,天赐良机。

            “我总有一天会去亲自看你上课的样子。不是学校组织的公开课,是我一个人坐在我以前的座位,看着你上课的样子。”聂明玦曾经这么说过。

             “那好啊,你就是我的特邀嘉宾。会有那么一天,我坐在树荫下,看着你上课的样子,就像以前看你和你的一众篮球队队友打篮球一样,可以吗,校队队长?”金光瑶曾经这么答道。

          有聂明玦在的课堂,纪律出人意料地好,该回答问题时大声回答问题,记笔记时一片安静,全程没有一个人低下头让脸与书本来个亲密接触。

          正如聂怀桑所言,金光瑶的英语课十分有趣,底下总有那么一两个调皮的学生活跃气氛,与金光瑶一唱一和互捧互逗,宛如置身于德云社现场。

         一节课就快要结束了。

         聂明玦悄悄地抓起他的手机,给金光瑶发了句“课不错。”

          由于金光瑶的投影还没来得及关,于是这条消息就光荣地公布于众了。

        【聂大哥啊——:课不错。】

          金光瑶看了一眼屏幕上弹出来的消息,老脸一红,连U盘都没有拿,抓起讲台上的手机和教案就跑回办公室——正好踩着下课铃声跑出教室。

          罪魁祸首聂明玦从椅子上起来,迈着大步走向讲台,熟练地替金光瑶拔出U盘,把U盘塞进衣兜里,走出了教室门。

          等他到了办公室,他就看到了一只趴在桌子上的耳朵根都红透了的金光瑶。

           “阿瑶?”

             “嗯?”

             “明天上午第一节是体育课,来吗?”

            “好啊。我要坐在树荫底下看着你。”

            就像是曾经说过的一样 ,坐在讲台下,看着你。/坐在树荫下,看着你。

          “回家吧。”

            “不等怀桑上完第三节课吗?”

          “他自己有自行车,自己骑回家就行。”

             “好惨一怀桑。”

              “谁让他上你的课睡觉。”

        


【耀澳耀】鲸落



△牡丹莲群里的梗

△说起来惭愧,没赶上时间

△高二澳,高三耀

△基本澳耀澳无差

  ——————————————————

 

     “相传,鲸鱼死亡的时候会掉下,有个很美的名词被用于形容这种现象——鲸落。” 王耀坐在桌前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和濠镜聊天,“同理,鲨鱼死亡的时候也会掉下。”

    一直在刷题的濠镜把头从题海中拔出来,想听听王耀又会说出什么经典名言。

      王耀看着濠镜那充满求知欲的眼神,不禁“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先生,怎么了吗?”濠镜把脊梁挺直,又活动了下脖子,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从酸痛中缓解过来——虽然那个动作在王耀眼里挺像在空中书写“粪”字,略显滑稽。

      “没有,只是觉得你的眼神和我想说的那句话有些不成正比。”王耀摆摆手说道。

      “是吗?”濠镜整个人瘫在布艺沙发上。

        “毕竟鲨鱼掉落下去那可是叫‘

鲨掉’啊。”王耀说完后抿了一口茶,“专属名词 ,王耀制造,挺好。”

         “我觉得我这次考试如果挂了那可是真的鲸落了,”濠镜拿起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口,“我宛如一头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的鲸鱼,后来我因为来不及换气,于是……我溺水了。”

        “你那哪叫鲸落,你那分明是鲨掉hhhhh”王耀笑道,他笑了一会之后就伸手把濠镜的那本生物的练习册拿了起来,“不过你理科的那两科问题确实很大。”

        “是挺大的,要不先生您……给我讲讲?”

         “讲什么啊?‘鲸落’还是‘鲨掉’啊?我当年这唯一不行的只有生物了。”王耀拿起一边的红笔勾画了几下,又把这本练习册放回濠镜面前。

        “挺清楚的啊,先生,您当年生物……”

         “我的目标是——八十以上,九十以下。从不挂科——诶你眼神那么幽怨干什么,你没及格过?”

        濠镜摇摇头:“最高纪录七十,从未突破。”

      “你这什么倒霉孩子,来来来,我教你。你坐过来还是我坐过去?”

        濠镜自动地拿起自己的那堆练习册走到王耀身边。

       濠镜的视线随着王耀手上的笔指着的题,移到他的手,他的小臂,他的肩膀。又被王耀压低嗓子的一句“好好看题,别分神”唤回了魂。然后又是一个循环。

     像一头鲸鱼。

     一头在各种波浪中抽出空隙呼吸的鲸鱼。

      后来呢?

      啊?

      这头鲸鱼在爱情的海洋里遨游,由于沉迷其中,无法控制自己出来呼吸,光荣溺水。

      正如濠镜的生物又光荣地挂了科。

     


      “王濠镜!你生物怎么回事?!你选的其他两科全级第一,偏偏这科挂了。”王粤看着手机上濠镜的班主任发来的微信消息问他。

      “哥,你听说过鲸落吗?”

       “?”   


【聂瑶】【论坛体】我 骂 我 发 小

△姐夫视角

△聂瑶向,微轩离。

△怀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hhhhhh

△又名《金子轩的控诉》

△阔能ooc【好几个月前的脑洞——现补完。】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L

如题所示,这个帖子是用来骂人的。


匿名用户    2L

莫名好奇楼主经历了些什么???


匿名用户   3L

莫非是言情小说的那种……发小与我不得不说的基情????


匿名用户    4L

楼上想太多,看楼主这种id,能看出来是个直男。看来是发小把楼主绿了。


匿名用户   5L

莫不是发小同志对楼主的兄弟姐妹下手了???


匿名用户   6L

回复5L:八成是妹妹【别问,问就是当年我发小整天绷着一张臭脸……且我快被他骂死了。】


匿名用户   7L

回复6L:还有两成呢?


匿名用户   8L

回复7L:估摸着是弟弟……【我,当年和我同桌谈恋爱被他哥追杀了几条街……太惨了……顺带一提 ,我们都是男的】


匿名用户   9L

楼上,好巧,当年我弟弟被搞了之后我也去找当事人打了一架……【然后就被我们共同的发小调解了】【目前称呼:亲家????】


匿名用户      10L

你们……那么有故事的吗???还有楼上你嫁的是弟弟还是儿子啊!!!


匿名用户      11L

作为发小似乎都很悲伤的亚子【狗头】


匿名用户12L

我开始好奇楼主是弟弟被拱还是姐姐妹妹被拱了???


匿名用户    13L

可是楼主都不出来hhhh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4L

我来了。我刚刚去哄儿子睡觉了。


匿名用户     15L

???楼主?你老婆呢???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6L

在厨房煮莲藕排骨汤……可能是给我儿子喝的,我肯定没份。


匿名用户    17L

话说你发小到底干了什么事。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8L

……我发小,和我弟谈恋爱。不是搞了我,也不是把我绿了,是第二严重的和我弟谈恋爱。


匿名用户   19L

哦豁——


匿名用户   20L

果然——


匿名用户   21L

这位哥哥你发小知道你是弟控吗???


匿名用户      22L

这位哥哥考虑棒打鸳鸳吗???


匿名用户    23L

这位哥哥你弟弟可爱吗???


匿名用户    24L

这位哥哥你妹妹被拱了吗???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25L

回复22L:如果我发小不是一个比我大两岁比我弟大七岁的男性个体,我还能考虑不棒打鸳鸳。【不过我现在也不想拆他俩,弟弟喜欢就好吧……其实。】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26L

回复23L:在我心目中,我老婆最可爱,然后是弟弟妹妹,最后是儿子。

回复21L:我不是那么控弟弟,我只是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家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拱而已。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27L

回复24L:????我妹才十六岁,谁拱她我打死谁。


匿名用户    28L

这位哥哥你打得过你发小吗????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29L


回复28L:打不过,当年全校最强战斗力就是他,现在在我所有朋友之中最强战斗力还是他……一身肌肉的老板,很可靠,但令人害怕。


匿名用户    30L

hhhhhhh我突然想起某只粉红臭章鱼。


匿名用户   31L

你——不——要——过——来——呀——


匿名用户    32L

可是楼主你都打不过你发小——【楼主,你,楼歪了。】


匿名用户    33L

可是你都知道你家白菜已经被猪拱了。


匿名用户    34L

我怎么觉着楼主的弟弟很娇小的样子。


匿名用户    35L

回复34L:小小只,轻轻的,瘦瘦的,一只手就能抱起来,亲他他还不反抗,乖乖一只的那种???【至少我老婆是这种类型】


匿名用户    36L

???楼上你的老婆哪里发配的???我也要。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37L

回复35L:差不多吧……后面改一下,一肚子坏水,一生气就把自己闷屋里写剧本,隔天你整个人透心凉。还要向他承认错误他才会放过你……


匿名用户      38L

楼主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39L

当年我追我老婆之前把人骂了……我弟和我老婆的弟弟们的关系挺好的,他们看着我老婆被我骂之后的的样子就很生气,然后我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就体验了一把我弟弟亲自操刀的剧本。


匿名用户      40L

hhhhh这位哥哥你为何那么难hhhhhh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41L

我该讲故事了是吗????


匿名用户    42L

是的hhhhhhh


匿名用户   43L

给楼主递水。


匿名用户   44L

给楼主递椅子。


匿名用户  45L

给楼主递麦克风  。【楼上楼数有魔性】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46L

回复43L:不用了,我老婆刚叫我去喝莲藕排骨汤了。我先走了。


匿名用户    47L

???狗粮???【踢翻狗鹏】


匿名用户    48L

太草了!楼主你这把老婆骂了怎么还能追到手!!!【我也想吃我未来老婆亲手做的饭!!!】


匿名用户     49L

楼上,别想了,等待你的只有无尽的黑暗料理【看着面前的一块块黑色司康饼,我觉得我要死在这里了,偏偏我老婆还说不吃完就打死我】


匿名用户   50L

楼上,横竖都是死,吃吧!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望着在厨房煮黑暗料理魔女的汤的老婆发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51L

我回来了……楼上这是……


匿名用户   52L

我们只是在感慨人生而已。楼主你继续。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53L

我弟第一次把我发小带回家是在大学那会儿,当时,我发小站在我弟后面,神情复杂地盯着我看,我就回瞪过去。我弟看着情况不对,就跟我说我发小是当他画画时的模特,然后他还想来我家溜达一圈????我一听:“这不ok”于是先开门把弟弟放了进来,接着就抱了个篮球躲过刚下班回来的我爸,忽悠我发小去打篮球了。


匿名用户   54L

我想知道楼主你家老爸当时的感想。


匿名用户    55L

发小:我太难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56L

回复54L:我爸……当时因为没带钥匙外加门铃突然坏了 ,于是坐在门口等了好久,直到我回来了他才成功进入家门……


匿名用户   57L

hhhhhhhh太不容易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58L

由于这俩上次见面是在我弟五岁的时候,所以我觉得他们以前应该是不认识的。【反正我觉着我弟的记忆力虽然很好但记住我发小的概率没有那么高——毕竟是一个只出现过一次的人。】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58L

接下来我发小在我面前出现的频率就特别高了。以前看着都觉着好像没什么……现在……简直满满的小动作。原来我家的白菜那么久以前就被拱了是吗????


匿名用户   59L

发小同志那么久之前就和你弟交往了是吗???


匿名用户     60L

可能是这种状态,弟弟递速写本给楼主看:“哥,这是我最近的画。”

一翻,哦 ,发小……怎么哪里都是你。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61L

回复60L:你别说,我弟的速写本里还真有一张是我发小……还是在打篮球的那种。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62L

某天,我一回来就见着我发小和我弟弟妹妹在沙发上排排坐看着电影 ,我弟还从我发小手里抱的薯片袋子里拿薯片,我妹抱着瓶一升大可乐咕咚咕咚往杯里倒。我一看,哦,看的是《奇异博士》,哦,斯特兰奇手残了 ,哦,画一个圈就是个任意门。


匿名用户     63L

hhhhhh任意门可还行hhhhhhhh


匿名用户    64L

你发小和你弟弟怎么一副老夫老妻的样子hhhh


匿名用户    65L

可以写个文,文的名字就叫《我发小居然背着我和我弟弟交往???》


匿名用户   66L

还可以写个文叫《我弟弟与我发小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67L

我弟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就直接把电影按了暂停,夺过我发小手上的薯片,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我发小推到我面前:“哥,学长说要找你打篮球。”

????你见过谁家找人打篮球找到家里去还陪弟弟妹妹看电影的?????

我:“听说你要找我打篮球?”

他:“我还真是来找你打篮球的,坐客厅等你回来不行吗?”

我当时内心:????好像没有什么毛病,于是拿起篮球,和我发小打篮球去了。


匿名用户    68L

你弟弟可能觉得有些不okhhhhhh


匿名用户     69L

弟弟:???还让不让好好看电影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70L

我发小,他,以这样的姿态在我面前出现了十几次,以前的我居然没发现什么不ok的???


匿名用户     71L

hhhhhhhhhhhh


匿名用户      72L

就像以前我老婆在我面前穿了好几次的兔女郎装扮我却让她多穿衣服????


匿名用户     73L

楼上死直男石锤。


匿名用户      74L

我还看着我女朋友的爱豆的照片问她是不是劈腿了……


匿名用户    75L

hhhhhhhhhhhhh爱豆即老公是吗hhhhhhhh


匿名用户      76L

如果爱豆能当老公,老娘还要谈恋爱干什么hhhhhhhhh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77L

接下来,就是各种,学校社团联会啊,毕业晚会啊什么……据我发小的说法,就是当时,我弟,一直和他呆在一起。


以前的我:挺好的啊,挺安全的啊。

现在的我:???你为什么要拱我家白菜!!!为什么!!!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78L

最近的一次,就是前几天见家长,这也是我知道我发小和我弟在交往的那一刻。

我永远记得我弟带我发小回家的那一刻,妈耶简直震撼我全家【各种意义上。】


匿名用户      79L

hhhhhhhhhh震撼全家nb


匿名用户    80L

震撼全家,除了你弟。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81L

真的就震撼全家,当时周末早上,大家都在家客厅看着刚出的电视剧,然后我弟就过来:“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爸:“???谁???”

我妈:“是哪个女孩子啊?”

我老婆:“阿瑶恋爱了吗?”

我妹:“怕不是xx哥哥(我发小)。”


匿名用户    82L

盲猜妹妹一语道破天机。


匿名用户   83L

盲猜妹妹一语道破天机。


匿名用户     84L

盲猜妹妹一语道破天机。


匿名用户    85L

这就不用盲猜了,题目一语道破天机hhhhhhh


匿名用户    86L

楼主妹妹nb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87L

我妹是个预言家,狼人杀最好不带她hhhhhh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88L

我弟当时就羞涩地点点头。然后点开微信里的视频通话,放客厅茶几上。

我发小一看就是个经常看我家天花板的,沉默了一会儿就:“叔叔阿姨好,我是xxx,是阿瑶的男朋友。”

我爸:“小聂你怎么回事?”

我妈:“???我知道我儿子很好看但是你不能追我儿子。”

我老婆:“祝福——”

我妹:“我的cp是真的!!!”


匿名用户    89L

妹妹真的多年磕cp啊……


匿名用户    90L

真的……腐妹子啊……


匿名用户   91L

我妹也磕cp……我就经常看着她边泡泡面一边看着新番一脸姨母笑……


匿名用户   92L

太正常了!!!磕cp的妹子差不多就是这样!!!诶楼上好像是我哥诶……溜了溜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93L

我:哦你们在一起了啊……挺好的……你要是对我弟不好我亲自到你家……打你弟。


匿名用户      94L

发小的弟弟:我太难了。


匿名用户    95L

他对你弟不好,你对他弟不好hhhhhhh


今年的最佳导演奖是属于我的    96L

????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你打我干什么,打我有用吗,我会写剧本搞你的qwqqqqqqqqq


匿名用户    97L

楼上是发小的弟弟???


今年的最佳导演奖是属于我的    98L

是我是我。这哪能是我哥对我嫂子不好啊……这明明是……我家又来了一个逼我学习的qwqqqqqq


匿名用户     99L

不好好学习是要继承亿万家产的hhhhhhh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00L

当时的我发小:没事,你督促他学习,他挂科你就来打他。

我:狼灭。

然后他又介绍了一通他和我弟的感情情况,大概就是“我和阿瑶在他大一的时候认识,然后在大三的时候确定关系,期间我们balbalbal”当时他汇报这些的时候,我脑子疯狂计算,哦,你当年在我弟大一那会找我打篮球,就是为了增加你们交流感情的时间。哦,你当年在我弟大二的时候抓你高三的弟弟过来让我弟给他补课就是为了让你们更好的谈恋爱!呵!发小!


以及我弟当时真的整个耳朵都是红的。


匿名用户      101L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导演要说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了hhhhhhhh


匿名用户   102L

导演太惨了hhhhhhhhhh


今年的最佳导演奖是属于我的    103L

我   。太     。  难     。  了【暴风雨哭泣】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04L

最后我爸:“行,我觉得ok,毕竟有感情基础……话说你们第一次见面居然不是在阿瑶五岁的时候吗?”

我发小/我弟:“有这回事吗?”

我妈:“没有吗???”

我弟:“没有啊。”

我妈:“……行吧。”

我老婆:“可能阿瑶以前和你的见面次数不多吧。”

我发小:“可能真的是这样吧。”

然后……我家就……除了我,全员通过……????你们是不是通过得有点快????我一一己之力反抗这个刚来的弟夫。

我:“我觉得不行,你需要我单独考核。”

我发小:“你来,我不怕你。”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05L

港真……虽然之后和我发小面对面聊天觉着这人ok,我把弟弟托付给他也不算是眼瞎。但是总觉得嫁弟弟的感受还是有些……不太真实——尽管回想起来这两人是什么虐狗的事都做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06L

行了,我去继续和我发小互怼了。


【楼主】江姑娘请留步 107L

封楼。


无敌承太郎,镇宅保平安【啊什么】

用油性彩铅撸了只承太郎 。
【p234是授权图以及太太的B站账号】
【P5原图】

【耀诞】梦,信和蛋糕

△今年耀诞发的特别早

△我享受着生日的前一个多小时……

△无cp向,就普通的亲情向和友情向而已。

△有《鬼灯的冷彻》里的白泽和《那兔》里面的兔子和毛熊,注意避雷。

△老王生日快乐

△今年没蛋糕,今年吃火锅

  

一、王耀第一个梦


     王耀做了一个梦,梦到他的老大哥——伊利亚.布拉金斯基左手牵着一只身上带着红色的锤子镰刀棕色的熊站在远处向他招着手。

        “老大哥……”王耀喃喃道,他的眼睛有点湿润,几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样子。

         一只白色的兔子从王耀身边跳过,扑向对面的那只大棕熊。

         “hey——毛熊——好久不见——”

          那只熊揽过兔子的肩膀,顺势把那只兔子抱在怀里,并拍了拍那兔子的头:“好久不见,我亲爱的达瓦里氏。”

       “王,别哭了。”伊利亚从他胸前的口袋掏出一方小小的手帕,拭去王耀的眼泪,“伊万跟我说老年人容易掉眼泪,今天一见果然是这样啊……”

          “诶我说你不是伊利亚你是伊廖沙吧???”王耀突然抬起头,对伊利亚道 “要不然你怎么就那么毒舌???”

             “这是伊万今年烧给我的一封信……你怎么说也要去骂伊万吧……”伊利亚仔细的把那方手帕叠好,收回口袋里,“他还说了,你现在又变得很厉害了,我想给你发封贺电——如果现在还有电报机的话。”

            “电报机……电报机……已经消失了啊……”王耀把头埋在伊利亚怀里。

            “啊……消失了啊……怎么说呢……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我要回去了。就……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小布/尔/什/维/克。来,最后抱一下吧。”伊利亚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 ,原本想要给他一个拥抱的王耀扑了个空,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与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

        王耀静静地站在那里 ,望着天,站在那里,不知要对哪个方向说“再见。”


       此时 ,一个声音响起了:“咪——”


二、王耀的第二个梦


           只一瞬间 ,王耀眼前的场景切换成了海边的某一处岩石。浪花不停地拍打着这块岩石,在它上面留下了独有的岁月的痕迹。

             “这是哪?又有谁会来?”王耀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只有金黄色的沙滩和深蓝色的海水。

         “我啊我啊,是我啊——”一个披着红色披风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那块岩石上面。

    他从岩石上跳下,身上的铠甲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大秦?”

         “赛里斯啊——好久不见——”被称为大秦的男人伸出他那双大手,使劲地搓了几下王耀的脸,“果真是塞里斯啊,皮肤真好,同样是几千年的老年人,为什么你的皮肤那么好——就像我孙子的一样。”

          “你——”

         “嘘——不要出声,日/耳/曼那人管得可严了,谁的脸都不让我搓,还说我搓得太大力了……”大秦松开刚才还搓着王耀的脸的手,“诶我说,塞里斯,你生日是哪天啊?”

          “今天啊。”

          王耀揉揉自己被搓得有些疼的脸,意外的感觉到有些真实感,难道这都不是梦吗,大秦活着,老大哥也还活着?只是他们不想出来而已。

         “你瞧我这记性……今天没给你带生日礼物啊,回头让我孙子给你几样土特产吧,比如????橄榄油????嘛总之先欠着吧。”大秦挠挠头,笑着说。

          “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

            “对对对,两个都给啊,挺好的,三倍。”大秦笑着,“我还有急事,日耳曼那人催得太紧了,我该回去了。下次再见!”

           大秦纵身跃上他刚刚站着的那块石头,低头对王耀说:“下次我会记得给你带生日礼物的——”

        大秦消失了,但是岩石依旧伫立在那个地方,正如之前的他们通往各自大门的路,虽然大秦消失了,但是那条路还在那里默默地见证着那一队队的驮着货物的骆驼队和时响时停的驼铃。

             又是一个音符把王耀切换到另一个世界——“哆——”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是直接切换到现实世界。

         王耀揉了揉眼,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明明前一刻才被大秦搓得生疼的脸,现在摸起来丝毫没有真实感。

         他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一走出房间就看到自家弟弟妹妹们拿着一堆东西在厨房里捣鼓着什么。自己想进去,却被王黯挡在厨房外面,索性只好坐在饭桌旁等着吃早餐。

        王黯从兜里左摸右摸,终于摸出来一封信。他把这封信递给王耀:“刚一头戴四角头巾,还戴着一玉佩耳环的人来敲门,说是找你有什么事,我没放他进来,于是这人就递给我一封信。你就看看他写的什么,我去看看嘉龙他们好了没。”

         “好。”王耀拆开了信封。


三、信和蛋糕

    “ 王耀:

     “你好呀,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那只被黄帝捡到的神兽白泽,给你画过预言相的那只。虽然……画的丑是丑了点吧……但是还是很准的对不对……

       不不不我真的不是来套近乎的,就,梦里那个伊利亚还有那个罗马人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嘛。我拜托一鬼托了好几天才帮你弄来这个贼鸡儿厉害的生日礼物。先是由我这边的鬼灯再到西方的其他地方,辗转几天,你的礼物才完成了。所以说啊,你家神兽真的是多才多艺……还有关系。

          待会绝对还有一个惊喜。你就等着吧,反正我已经预测到了。

                            白泽



         王耀把信收好,一抬头,就看见了这么一个场景,嘉龙捧着蛋糕,晓梅和濠镜站在两边,一手蜡烛,一手蛋糕盘。

        晓梅见着王耀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便迅速地插好七根蜡烛,濠镜也趁着空隙给蜡烛都点上了火。王黯拿着个小礼盒走了过来,放在王耀的面前。

      王耀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唱生日歌,只知道王黯的小礼盒里放着的全是星星。

        他也不知道白泽为什么要给他弄这么一个生日礼物,他只知道写在信的字挺好看的,而且弟弟妹妹做的蛋糕很好吃。


【彩蛋】

王黯:小兔崽子,听说你家一堆的“欢度国庆”条幅?

本田葵:“我就是贴了!怎么了!!!反正你们肯定会来!!!!”


老王生日快乐——
……
好像没什么可以说的,那就唱个歌吧。
我和我亲爱的祖/国——
一刻也不能分割——
【你生快,我也生快,隔壁K剧组宗像礼司也生快】【确信】

【澳耀澳】【论坛体】我男友喝醉后的迷惑行为

△私设有。

△澳耀澳无差。

△以上。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1L

这个帖子是我专门吐槽我男朋友的醉酒的亚子的。


匿名用户    2L

wdm楼主好可爱,居然还专门标注帖子用途——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3L

天啦噜——楼上的姐妹,你是怎么get到楼主的可爱点的???【那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钢铁直男在线怼娘0   4L

楼上的零号别叫了!你是需要一个一号来喂饱你吗?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5L

回复4L:我需要啊!可是我有吗???真是气死人惹!!!


匿名用户   6L

楼主你快来看看——ls和lss吵起来了——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7L

回复6L:他先说的我qwqqqqqqq【埋进人的怀里】


钢铁直男在线怼娘0    8L

回复7L:【把人从6L的怀里揪出来】我哪说的你?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9L

回复  8L:你哪里没有说我?你又不是我的谁,你凭什么说我?!


钢铁直男在线怼娘0    10L

回复9L:我是你男人。私聊,加个联系方式。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11L

回复10L:你还我男人呢,你不钢铁直男吗?!


钢铁直男在线怼娘0    12L

回复11L:还要不要男人了?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13L

回复12L:老娘没那么饥不择食,你一边去!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14L

我来讲一下我男友平时的情况……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15L

不好意思,走错地儿了……祝12L和13L百年好合啊……


找不到一号就不改名      16L

???不是楼主你听我解释!


钢铁直男在线怼娘0     17L

???不是楼主你没走错地儿!


匿名用户   18L

???不是楼主你没走错地儿!


匿名用户    19L

???不是楼主你没走错地儿!


匿名用户  20L

???不是楼主你没走错地儿!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21L

啊……没有吗……那真是太好了……


匿名用户    22L

楼主您继续说继续说……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22L

我男朋友,比我小那么几岁。戴个眼镜,挺文静一人。是一个知性少年,就很文化人。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23L

平时还会安安静静地抱起吉他唱几首民谣和粤语歌给我听。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24L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喝醉酒居然会抱着电吉他唱《乱世巨星》???喝高了还会背诗???


匿名用户   25L

抱着电吉他唱乱世巨星hhhhh


匿名用户   26L

请问是喝醉后背高考中考必背古诗词吗?我老婆就这样……他们怕不是失散多

年的亲兄妹???


匿名用户   27L

hhhhh楼上你的故事是什么


匿名用户  28L

26L同志,咱们有点倒过来……我夫人以前是老班派来专门检查我古诗词的组长,现在,这人一喝醉就逼我背古诗词还有一堆古文……所以现在的我正在极力避免让我老婆喝到每一滴酒……


匿名用户   29L

hhhh楼上的故事也很……悲伤……


匿名用户   30L

还好我没有这样的老婆hhhhhh


匿名用户   31L

真好,我没有老婆……


匿名用户  32L

真好,我没有老婆……😭【嚎啕大哭】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33L

啊……揉揉楼上。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34L

其实一个戴着眼镜的安静的文化人背诗还是挺正常的是吧……但是这个人背完诗会把眼镜扔桌子上的某一个角落,然后窜上那个摆着一堆乐器的舞台……抱起电吉他“叱咤风云 ——”真的让人伤脑筋……


匿名用户   35L

这个画面hhhhh,脑补出来了hhhh。


匿名用户   36L

我有一朋友的男朋友也会这样,而且他唱歌还很难听……然后……他老婆就上台,试图用钢琴拯救他的歌声,居然还拯救回来了???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37L

回复36L:那人叫基尔伯特?


匿名用户     38L

回复【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诶楼主您认识这人???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39L

回复   38l:因为他是我同事啊……认真起来其实挺靠谱的hhhh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40L

还有啊……我男友喝醉时每次都会背几首诗证明自己还是清醒的,还会拿起手边ktv给我们这间包房配的扑克牌给每个人打牌,一边背诗一边斗地主。所以人送外号,“念诗之王”。


匿名用户   41L

hhhhhhh念诗之王


匿名用户    42L

改革春风吹满地——


匿名用户     43L

中国人民真争气——


匿名用户   44L

宫廷玉液酒——


匿名用户   45L

一百八一杯——


匿名用户    46L

那是二锅头兑着白开水——


匿名用户   47L

hhhhhh楼上怎么从赵本山剧组跑到另一个剧组了hhhhh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48L

hhhh另一个剧组可还行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49L

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喝醉之后会这样做,所以一旦他开始背诗,他们就会摘下他的眼镜,把眼镜放眼镜盒里。然后把眼镜盒塞给我:“快快快,把你男人八抬大轿送回去,别让他祸害人间了好吗?快快快。”当然这些的前提……是我在现场。


匿名用户    50L

wdm你们怎么可以那么甜——


匿名用户    51L

哇,好甜啊——


匿名用户   52L

朋友是神助攻吗hhhhh


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     53L

是的本大爷是神助攻,keiseseaeaesesesesese——


匿名用户     54L

惊现鸟爷!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55L

鸟爷就是那位——


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    56L

回复【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对对对就是那位唱歌超难听需要老婆用钢琴拯救的那位。

话说你待会吐槽完whj我能吐槽一下这位同志吗?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57L

回复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可以啊。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58L

    我不在场呢……就总会有哪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老王!你男人当着我们这些社畜的面背《岳阳楼记》/《小石塘记》/《醉翁亭记》试图唤醒我们的青年阴影了!!!快来管管!!!”太不容易了他的那些朋友【扶额】


匿名用户   59L

hhhhhhhhhh我想要这一项技能hhhh【初三实名羡慕】


匿名用户    60L

小孩,十八岁以下不得饮酒哦。


匿名用户  61L

知道啦——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62L

真的每次他喝酒都会这样。然后被我扶出去后还得随时看着,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


匿名用户    63L

???难道楼主的男友路痴???


匿名用户  64L

八成不是。


匿名用户   65L

【安静看】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66L

不是路痴啊……是会跑去劝架啊……ktv总是有人吵架的嘛……然后就有一次我想上厕所,让他乖乖在门口等我,完事后一开门——哇!人呢???最后……我在ktv门口看到他在劝架,还劝得特别真情实感???然后吵架那两队里……还没有他认识的人???看着这两派势力终于不吵架了,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蹦哒蹦哒地跑到我面前邀功……


匿名用户    67L

hhhhhhhhhhhhhhhhwdmhhhhhhhhh


匿名用户    68L

太厉害了wdmhhhhhh


匿名用户    69L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70L

第二天我把这事告诉他。

他的反应:“诶???不是粤哥和小香和别人打架了吗???”

粤哥是他亲大哥,小香是我亲弟弟……这俩中学那会儿是学校的最强不良少年组合——还能上级前十,整天打架,我和我男朋友就是在医院认识的……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71L

现在我都不敢在扶他出去的过程中离开他一步了,总是怕这人乱跑。孩子都比他靠谱。


匿名用户   72L

hhhhhhhhhhwdm


匿名用户   73L

可爱的人就要和喝醉后可爱的人在一起【确信】


匿名用户  74L

可爱的人就要和喝醉后可爱的人在一起【正解】


匿名用户    75L

可爱的人就要和喝醉后可爱的人在一起【真实】


匿名用户    76L

可爱的人就要和喝醉后可爱的人在一起【现实】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77L

虽然我男友喝醉后的行为确实是挺迷惑的,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呀——

最后……@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基尔伯特你可以出来吐槽了,你吐槽完我就封楼了。


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    78L

1、你不在场时,本大爷是最常打电话叫你把whj拖走的!!!

2、whj他大哥也会这样!!!本大爷一直等着哪位同志把这位斗地主杀爆全场的大爷拖回家!太惨了,作为邻居还要把他拖回去。

3、楼主是个可爱的男孩子,脸看上去很好捏的样子,但是本大爷不敢【指回去会跪键盘】【指会被他男友坑一堆钱】

4、楼主是个北京原住民。

5、楼主的男友祖籍广东。【他哥哥同理】在澳门长大的。


以及……你真的不艾特一下你小男友???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79L

回复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不了。


【楼主】我家住北京一环  80L

封楼。


盗笔的小段子【贺文】

△今年八一七的贺文

△胖云,瓶邪,黑花,痒盟。

△以下正文

———————————————————————

1.“我跟你们说个前几天别人跟我说的事啊。据说川渝那边有一个传说。”吴邪边拿起毛巾边擦干jio上的水珠边对还在泡脚的胖子和小哥说,“如果一个人特别想见到另一个世界的人,那那个人就可以拎着个鸳鸯锅火锅,找一个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坐下吃红汤。”

         “为什么喝红汤里的?油很好喝吗?现在又流行喝辣椒油了?改天给咱小哥也弄一个。”胖子拿起一边的毛巾,道。

         “不是,”吴邪摆摆手,“那人说是鸳鸯锅又名阴阳锅——所以活人喝红汤,死人喝清汤。”

          “嚯!还有这个谐音啊,我还以为鸳鸯锅是小情侣吃的——女的怕辣吃清汤,男的直接喝辣油。您继续——”

            “如果那个世界的人也想见你,就会出来喝一口清汤,还会跟你说话。”

             “你这当年去杨家祖坟怎么不带这玩意啊,这找杨大爷、杨大大爷多容易啊。”

            “我也是刚听说啊!怪我?咱们最后不是找到那一打杨大爷了吗?”

            “对对对你说得对,文盲吵不过知识分子。我去喂鸡。”

。          “去吧去吧。我去做饭。小哥你就呆在这里,别乱走。挨家挨户找你这件事有点困难。”吴邪套上拖鞋,走向厨房。

           “好。”张起灵应了一声后,又恢复到了望着天花板的原始形态。

          晚上,胖子拎着个火锅去了山脚下。

          他坐在那里吃了好久的红汤,但始终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小天真说话不靠谱,改天举报他。”胖子这么想着,把清汤倒掉了。



2、     从前有个小王子,名叫吴邪,他遇到了一只青蛙。

            那只青蛙对他说:“带我回家。”

         这句话像是咒语似的,吴邪就把这只奇怪的会说话的青蛙带了回去。

             过了几天,吴邪突然看见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穿着藏蓝色衣服的人。

            “你是谁?”吴邪问他。

                “带我回家。”他道。

                “为什么你的声音和我带回来的那只青蛙一样?”吴邪又问。

                  “青蛙都是这样叫的。”

                     吴邪心想:“全世界就只有你一只青蛙这么叫。”

                     “你到底是谁?”

                       “我叫张起灵,我是一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只会说带我回家的青蛙。”



3、    从前有一朵花,名叫解语花。

           从前有一个瞎子,名叫黑瞎子。

           有一天瞎子看上了一个名叫二月花的人的院子里的解语花,就随手把这朵花摘走了。

           他把这朵花放在口袋里。然后他就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喊着:“我还在睡觉!你怎么就把我摘下来了!”

          黑瞎子停住脚步,朝四周张望着。

          “别看了,我在你口袋里。”

          黑瞎子把那朵解语花从口袋里拿出来,“是你在说话吗?”

          “对,是我。”

            瞎子把解语花拿到自己眼前细细端详。

            “死瞎子,别离我那么近。都怪你,我被你摘下来了,肯定用不了几天我就死了。”那朵花愤怒地说道。

            “那你还有得救吗?”

               “你家有花盆吗?花盆里有土吗?”那朵花问道。

                “有啊。”

                “那你回去后就立即把我的花枝的下端埋在土里,这样我就能一直活着了。”

               “哦哦,好的。”

               黑瞎子把解语花种在一个粉红色的花盆里,并且每隔一天就给这朵花浇水一次,还会陪他聊聊天。

              某天,黑瞎子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衣服的男人坐在他床边。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解语花。是那朵在睡梦中被你摘下的花——你是不是该给我换土了?”

             “原来你是男的啊。”黑瞎子话音刚落下,他的脸上就多了一道红色的掌印。

              “赶紧给我换土。”

                “好疼啊——你下手那么重的吗?”黑瞎子捂住了被打的那一边脸。

               “你当时把我摘下来的时候,我也很痛。”解语花哼了一声道。

4、     从前有一个3D打印机,叫老痒。他的主人叫王盟。

           “都七夕了——我怎么没有对象——不如我打印一个妹子出来吧!”王盟说着,打开电脑,找着美少女的图片,准备打印。

               但是到了打印的时候,打印机突然罢了工——坏了。

           “奇怪了,刚才还好好的啊。”王盟嘀咕一声,转身离开电脑房,去了客厅拿了一盒工具,准备修理一下这个打印机。

              但是当他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两只耳朵中只有一只上戴着青铜铃铛的男人坐在他的电脑椅上。那人耳朵上青铜铃铛还跟他家打印机上贴的那张贴纸很像。

            “你是谁?”

               “我是你——你对象。你不用让——让我帮你打——打印美少女了。”那人说道,“我叫解——解子扬,你叫我——我老痒。”

          “你是我家打印机?!”

             老痒点了点头。

            “……”王盟愣了一会儿,大喊道:“夭寿啦——打印机成精了——”  

【相声】小天真的奇妙冒险

△八一七贺文(相声)

△内有瓶邪,黑花,痒盟,胖云

△第十四年,我还在。

△明年还有。

△以下正文。

———————————————————————


王胖子:看过盗笔藏海花沙海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是王胖子。在我旁边的这位呢,是我的搭档,吴邪。还有一位坐在台下的老年观众专用席里的年轻人张起灵。

吴邪:咱小哥在台下,老年人,有些记不住事,多担待啊。

王胖子:大家都知道,这位吴邪同学本来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三好青年。

吴邪:对对对。【叼着根点燃的烟使劲点头】

王胖子:然而他除了奸商这一点,还是挺三好青年的。

吴邪:诶胖子你不厚道!

王胖子:浙江大学毕业。建筑系的。

吴邪:高考拜我准考得好。

王胖子:高考都过去多久了您?

吴邪:去去去。

王胖子:不走,我是你搭档,我走了谁和你说相声去啊。把台下的老年人小哥拉上来吗?您这也太不尊老爱老了吧您?

吴邪:我可以找台下的小花和瞎子上来。【装作要下台的样子】

王胖子:别。【拉住吴邪】你要叫他们下来,那台下就是小哥和他们的神仙打架现场了。

吴邪:哦是……那算了。咱要说什么来着?

我的奇妙冒险。

王胖子:是咱们的奇妙冒险。

吴邪:主要是我的冒险。

王胖子:怎能只有你自己啊,这邪邪的奇妙冒险不是?你吴家世代绅士啊。

吴邪:我们吴家世世代代都是土夫子。

王胖子:好好好,说的跟就你一家这样。下面的新九门请举起你们的手——告诉这天真的二次方的孩子——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

吴邪:别别别你消停点,大家都不容易。我不想腰疼。

王胖子:家有一哥,如有一宝。【点头】

吴邪:你再贫就换小哥上来讲相声了,我这逗哏也没问题。

王胖子:好好好。这小年轻真着急。故事从一个特别平常的日子开始。有个大金牙闯入了小奸商的店里。他对这位小奸商说——

吴邪:说了什么?

王胖子:他,老痒叫来的,打钱。

吴邪:……我不记得他有说过这话。

王胖子:然后这人,就被坑了。

吴邪:是。

王胖子:这孩子被他三叔叫到楼下,拿一把刀。

吴邪:是,一把刀。

王胖子:一把无论是削粽子,切菜,切水果,削铅笔都适用的龙脊背。男人都爱它,居家旅行必备。

吴邪:这怎么就旅行必备了?

王胖子:这咱每次旅行不都带着这把刀?

吴邪:这有道理。

王胖子:然后这旅行必备的刀就被下面占着老年位子的年轻人给抢先了。

吴邪:是,截胡了。我特惨,这玩意卖出去能得个好价钱,还能救济一下我的小破店。

王胖子:你那店,吴家三代单传,然后到你那一代——

吴邪:就少了一半。

王胖子:诶大家看看这倒霉孩子。吴家祖宗们都过来骂骂他好吗?老年座的狗五爷——

吴邪:您可闭嘴吧您,这时代在变化。

王胖子:我时代还在召唤呢我。这时代变化铺租也变了?

吴邪:对,变了。物价都上升了铺租怎么不能上去呢这。

王胖子:……黑瞎的铺租就一点没变。

吴邪:……那人小花给他买的,能比吗这。

王胖子:小哥——听着没——爱他就给他买下整条gai的店——

吴邪:你这什么玩意你。

王胖子:好好好,不偏题不偏题。接下来,我用一首歌的时间介绍小天真在这之后所遭受的一切。

吴邪:您请。

王胖子:蓝眼的狐尸,是鲁殇王的马子,白衣的千年粽子洞里挂——

吴邪:停停停,什么蓝眼,那叫青眼狐尸。

王胖子:你不懂,人们都说请出于蓝,那就是蓝眼狐尸。

吴邪:行吧。

王胖子:一开始,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木乃伊。后来,我沦陷了,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纯洁——

吴邪:你是在说台下的——

王胖子:对,我是在说台下的小哥拿着的蛇眉铜鱼。

吴邪:云彩大妹子你可以考虑和这个狗男人离婚了——【朝台下喊】

王胖子:您可停吧人云彩大妹子在雨村住着呢,那小破村连网都没通呢。

吴邪:好好好,您继续。回去后我再说。

王胖子:诶诶诶你这……好好好我停。一部重点咱讲完了是吧。

吴邪:算是。

王胖子:好了咱就跳第二部。

吴邪:诶你这不打算让当事人说说呢你。

王胖子:不打算,挺影响观感,还挺剧透。

吴邪:我相信大家都熟读盗笔。倒着也能背。

王胖子:你当事人。

吴邪:是。

王胖子:你默个试试?

吴邪:我就实话说吧。

王胖子:您说。

吴邪:我没文化。

王胖子:浙江大学毕业,建筑系,高考拜你准行。

吴邪:不听不听胖子念经。

王胖子:好我就跳下一本了。

吴邪:喂——

王胖子:不听不听天真念经。

吴邪:……

王胖子:那给你这全套主角一个表现机会,来,说说,你在秦岭的艰苦岁月。

吴邪:我有一个朋友。

王胖子:荣耀玩得很好。

吴邪:滚——他叫老痒,就和我一起开店的。然后他就因为被一江西老表拉着去了秦岭挖个青铜树,蹲了三年局子。出来后成了一台3D打印机。

王胖子:是,三年局子。说到这个,我就想起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王萌萌的眼光也不怎么好。他老板选个生活九级残废的百岁老人,伙计选个有前科的三年起步废材中年3D打印机。

吴邪:就属你有眼光是吧。

王胖子:是。云彩妹子真可爱。

吴邪:一开始,你是个没有感情的木乃伊。后来,你沦陷了,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纯洁。    by,王胖子给小哥手里的蛇眉铜鱼的告白书。

王胖子:我就不打扰您了,您继续吧您。

吴邪:然后我就被台下和王盟你侬我侬的那个混蛋3D打印机坑去了一个地方。

王胖子:去哪?

吴邪:去女浴。

王胖子:诶你那么刺激的,都不带上我。

吴邪:我当时和你很熟?

王胖子:当时大夏天呢。三四十度的,人能不熟嘛。现在北京下雨还得叫下白开水呢。

吴邪:……【愣了一会儿】呸,我那时去的是秦岭!

王胖子:诶那还差不多。

吴邪:那景色很美。

王胖子:是。

吴邪:刚开始,我遇到了一队子人,那群人还用方言问我们问题。我们倒是没有怎么透露目的。到了目的地……

王胖子:怎么了?

吴邪:那队子人也是来挖那青铜的……

王胖子:缘分啊!

吴邪:猿粪个屁,我还狮屎呢我。

王胖子:好您是狮屎。

吴邪:……我大白狗腿刀鞘打爆你狗头。我们走了个比较偏僻的路,还坐的车。到了目的地,哟呵。

王胖子:您这哟呵什么啊您。

吴邪:那叫一个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你知道马为什么不前吗?

王胖子:为什么,因为你和你发小双双绷着张司马脸?

吴邪:不是。我们遇到一群猴子。

王胖子:我猜猜。

吴邪:您这还用猜?

王胖子:诶对,猜。

吴邪:猜什么您?

王胖子:那猴子吃你的东西。

吴邪:对。

王胖子:猴子还抢你的东西。

吴邪:是。

王胖子:拿一棍子。

吴邪:啊?你说清楚?什么玩应?

王胖子:棍子。那还猴子吼了一声——

吴邪:哟这猴子还会说话?

王胖子:师傅被那两妖怪抓走了,快打他们。呔——妖怪——哪里逃——俺老孙来也——

吴邪:嘿,这什么玩意啊这。

王胖子:猴啊。你真的是80后啊你?你童年回忆不西游记嘛,你怎么就不能记住你孙爷爷呢你,你就怎么不能记住“先降了几个妖,又打了几个魔”呢?妖怪?

吴邪:你才妖怪。你这样子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

王胖子:接着你又看到了什么。

吴邪:一个洞。洞旁立着两石人。

王胖子:这石头人是被雇来的看门大爷。

吴邪:没有头。所以是石人。

王胖子:艾特隔壁剧组的某位从40.2℃的河北清河来的同志。你接着讲……

吴邪:这洞前有一河。河里住着一玩应。

王胖子:我知道!

吴邪:您说。

王胖子:沙悟净!

吴邪:好嘞回答错误,惩罚是谢罪乘以二。那河里住着一条哲罗鲑。

王胖子:一条大鱼。

吴邪:是。我和那大鱼搏斗。

王胖子:与虎搏斗武二郎,与熊搏斗乾隆帝,与鱼搏斗小天真。您这也太掉档次了吧您。

吴邪:你不懂。咱俩身高加起来还没那鱼大。也不知道那玩应吃什么长的,在哪里长大的。

王胖子:我突然想起一首歌。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你打赢了吗?输给鱼也太惨了吧。

吴邪:我要是输了我还能全须全尾的在这跟你讲相声我 。

王胖子:能啊,说不定你也是老痒复制出来的。都说复制的没有小oo——来脱个裤子给胖爷我看看。

吴邪:我告诉你啊你这不仅要谢罪,还要被刀砍。

王胖子:开个玩笑嘛……其实可以说完相声后去厕所看一看【小小声】

吴邪:我就直说吧,那鱼它吃人。老痒那时把大鱼的胃囊划破了,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的脑袋它控制不住啊,就转了过去看了一下——你猜怎么着?

王胖子:怎么着?

吴邪:一个圆圆的东西滚了几下,到了我的面前。

王胖子:地球仪啊。

吴邪:那是人头。

王胖子:那位隔壁剧组的某位从40.2℃的河北清河来的同志啊,你头找到了——

吴邪:我呸。那是王老板的头!

王胖子:啊?我的头啊,那我现在脖子上顶的是什么?

吴邪:我说的是隔壁那个叫泰叔的老头他队里的王老板的头。那人是香港人,只会广door话和广普。什么儿化音都没有?你会粤语啊,你没儿化音啊。

王胖子:你这怎么不早说。

吴邪:你都没问我——然后我们就这么一直和另一支队伍玩游击。我们往右直走看到一条大河又穿过一条路,看到一个井直接跳下去,一边哒哒哒地打着拍子撩一边跑到了一个大瀑布。那水贼鸡儿烫。

王胖子:当年孙悟空从那儿跳过去不容易,都熟了吧快。

吴邪:孙悟空没熟我们先熟了。我就抓着瀑布两边的大铁链子,潜了下去,结果看到一人。

王胖子:什么人。

吴邪:美术生。

王胖子:这速写没及时交完是会被烫死的。怂恿别人帮自己画速写也会变成这样的。

吴邪:你别吓着人美术生你个文盲。我心一横,潜了过去。我和老痒,存活。还有隔壁队的一位同志,凉师爷。那师爷是个宝贝,什么都招,就很好。他还说我吃了麒麟竭,所以我现在和小哥一样——是个行走的蚊香。

王胖子:墙头草呢这。

吴邪:是。我们就带着这师爷,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指尸阵,火龙阵,秦岭神树,秦岭神树,秦岭神树。鬼,骨头,蜡烛,螭蛊,螭蛊,螭蛊。

王胖子:你停停停——什么五关六将你那是三关四将这才一半多一点。您这不严谨。

吴邪:你听听就好 。就在我以为这位师爷是我们这边的人时,他,又倒向原队伍,我好惨一孩子。

王胖子:我这信你个鬼。那原队唯一存活广door人是那3D人形打印机老痒变的。你还看到了他的日记,想起了他的真名,发现了真相,遇到了烛九阴,还逃了出来。

吴邪:……这都能被你猜到?

王胖子:我可是有剧本的男人。看到我手上的这本秦岭神树没,人形3D打印机给的。

吴邪:想不到你文质彬彬的你还穿着红肚兜?手里还拿着解子扬给你的《秦岭神树》?

王胖子:你想不到吧。那红肚兜兜,是我老婆云彩妹子给我绣的,那本书是3D打印机当场印的。你有吗?

吴邪:我没有,但是我可以叫小哥给我绣,让老痒再当场印一份给我。

王胖子:我其实没有看完这本剧本。

吴邪:这本剧本你居然没看完?

王胖子:为了保持新鲜感。胖爷我就想看看当年我们不在你身边时你会混成什么样。

吴邪:那你现在当场看看最后一页?

王胖子:诶好嘞。我翻翻。这大概讲的是你和凉师爷逃了出来,而老痒在里面和烛九阴搏斗,然后被石头砸死了?你被一瀑布弄得直接自由落体,跟沙海二差不多?

吴邪:是。怎么了?

王胖子:不是你怎么总是遭遇自由落体呢你。不过我能想象出你最后的想法。

吴邪:什么想法?

王胖子:西——撒——

吴邪:你找死!你有病吧!

王胖子/吴邪:谢谢大家。